lusanda

移动迷宫-I Love You-(上)



   the maze runner

   minho/thomas


      眼睛很疼。 


      闪光弹爆炸时释放的剧烈白光将夜空照得通亮。minho不知道现在白光是否已经退去,但他不敢冒险,他只能紧紧地抱住thomas,将他藏在自己的身下。


      耳鸣和晕眩过后,枪声与嘶叫声又从四面八方涌来,瞬间袭回的感官让他意识到身下thomas的剧烈挣扎和他有些气急败坏的吼叫。


   “老天!快放开我!你……你快让我起来!minho!”


      突然minho就像脱力了般,松开了禁锢,然后顺势向后倒了下去。thomas慌张地抬起身子,扑到minho身边。但thomas来不及多做什么,他只能匆匆扫过minho紧闭着眼睛的,有些痛苦的脸,然后迅速拖着他向身后的一处遮掩地移动。那些该死的闪光弹随时都可能再落到他们身边。


      周围没有间断过的爆炸声让thomas觉得向后退着的每一步都危险万分。minho还是没有睁开眼睛。刚才他们离那颗闪光弹实在是太近了,如果不是minho及时扑倒他,也许现在不省人事的就是他。


      不到五米的距离,thomas累得像是在迷宫里跑了一整天。双手穿过minho的腋下,从后面环抱住他的上身,最后一个用力,thomas抱着mimho跌坐到一块巨大的破碎机翼的下方。thomas剧烈地喘息着,他都没有站起身来,就这么环抱着minho,双手胡乱地探着minho的胸口。


    “minho!minho!天啊,你……你不能有事……不能……”

    “轰!”

     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吓得thomas一个瑟缩,他赶紧低下身,用双手护住minho的头部,爆炸扬起的尘土刷刷地砸落下来。


      他们实在是太大意了!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到WCKD的埋伏……


   “thomas!thomas!”

      是newt的声音!他没出事,太好了!

      轻缓地让minho平躺在地上,然后他背靠着翼壁,慢慢探出头看向后方。丧尸还是有很多,他们一窝蜂地涌向枪火攻击的来源处,以至于WCKD都无暇于抓捕他们。这场袭击来得太突然了,而丧尸竟成了他们得以脱身的关键。


       混乱中,thomas发现了在枪林弹雨另一边的nwet和brenda,他们也躲到了一处机械残骸下。newt看到thomas,就立刻朝他挥手,确定thomas看到他后,newt就拼命地指向后方。


      那是他们来时的方向。


      带着minho过去看来是不可能的,而他们也冲不过来。thomas想着他们只能往回退了……


    “th...thomas..."

       minho的声音小得几乎要被淹没在这阵阵轰鸣中,但thomas还是立马从思绪中醒过来,扑捉到那句含糊的低吟。


    “hey,你感觉怎么样?minho?"


      thomas俯身用手指轻轻抹去他脸颊的污迹,他一点也不习惯minho虚弱的样子……


       minho慢慢睁开眼睛,黑色的瞳孔在阵阵火光的照映下有些看不太真切。minho就那样一动不动地愣了一会儿,这让thomas心里的那个担忧越来越大。


    “minho,你觉……”

    “thomas,我看不见了……”


       minho的语气很平静,也许在眼睛被白光刺得生疼的时候他心里就已经有了这个准备。


    “不……minho……那也许……不……”

      thomas想说些什么,但他觉得自己的喉咙像抽筋了一般,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
    “hey,只是闪光弹而已,也许明天我一觉醒来,就又能看见你在我旁边睡着留着口水的丑样子了~”


       这样的安慰让thomas觉得很沮丧,他绝对不是应该被安慰的那一方……


    “hey,hey~小哭包,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又撅着嘴,一副眼泪汪汪的样子,但我们得先想办法度过这个晚上,我光是靠听都能知道现在的场面有多混乱~所以,你有什么计划?反正我是把自己完全交给你了~”


       minho坐起身,用轻松的语调打趣着,他不想让thomas有任何自责或消极的想法。


      thomas偷偷揉了揉眼睛,做了两个深呼吸,觉得自己的喉咙没有绷得那么紧了,他习惯性的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,看着minho其实都没有正对着自己的笑脸。

      他要照顾好minho。


   “我看到newt他们在巡逻机的北面,WCKD虽然有撤退的迹象,但是丧尸还是占据着中间地带,我们最好还是先回到上一个休整点,newt他们应该也是这么打算的,这周围没有好的遮掩地,太容易暴露了。”


    “好,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 minho听着thomas带着点嘶哑的,却又十分镇定的声音,不知道为什么有种自豪的感觉,他的小tommy就是这样,一边眼里带着泪花,一边拿着武器挡在他们所有人面前……


    “……minho,我会照顾好你的。”

    “……嗯,我知道。”


      他们不能直线返回,因为WCKD,这条线路上的丧尸都被吸引出来了。


    “我们得从沙丘外围绕过去,这附近丧尸太多了。”

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 thomas回头看着minho,他十分平静,他的嘴角甚至还带着笑意。


   “你在看我?”

   “!你?!”

   “因为你步伐慢下来了~”


      thomas有些懊恼地转回头,minho那么镇静的样子让他觉得难受,他自责,都是因为自己……如果不是……


   “hey,thomas~”

   “嗯?”

      他没有回头,只是牵着minho的手在黑夜里就着月色,慢慢往前走,身后的那些可怖的声音已经像回音般虚无缥缈了,但前方的模糊黑影却让他有些心慌,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走的方向是否正确……


   “如果不是这些操蛋的事,我真想就这样跟你手牵着手,慢悠悠地散着步~”


       是啊,就是这么简单的愿望,他们却为之奋斗到精疲力尽。


   “等我们最终胜利了,有了一处安宁之地,我就亲自搭个小木屋,就我们两个人住,还要牵个吊床,我们可以窝在里面一整天~哦,还有烤肉架!天哪~我想死烤羊排的味道了~”

    “嘿!你确定要在这个时候提到烤羊排吗?!”minho听到thomas软绵绵的抱怨,一下子就笑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 thomas想象着minho所描述的美好场景,也不自觉地笑出声来。他想和minho穿着舒适干净的衣服窝在吊床,或是草地,哪里都可以,他甚至都能闻到阳光晒在身上的味道……那一切都是宁静而又美好的,飘散着青草气息,处处都是暖意~


       而此时此刻他们所处的这个黑夜,寒冷、疲惫,和温暖沾不到一点边……


       thomas不自觉地抓紧minho的手,想将那共享的一丝暖意传到心头……


   “你看看附近可有能够休息的地方……”

   “嗯?”

   “我都能感觉到你在打哆嗦了~”


      thomas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。

   “前面好像有一处,不过我们得再走一会儿。”

   “那我们快点吧~风好像变大了~”


      等他们到达那处破碎的巨大的混泥土墙下时,风已经大到他们得微弓着身体才能前进的程度了。thomas选了处绝对不会触碰到风的角落,牵着minho过去坐下。


      thomas检查了下自己的背包,一个手电筒,一瓶水,一点食物,和一些目前派不上用场的弹药,他们连火都生不了,这让thomas不自觉地叹了口气……


   “我们只需要再坚持两天,就算是绕过去,两天后我们也一定能与newt他们会合的。”

    “hey,你才是伤患,你只需要乖乖地休息就可以了,其他的都让我来烦恼就好了~”


      他承诺过会照顾好minho的,他可不想自己总是被安慰的那一方。


   “oh~那好吧……我冷了,现在,快到我怀里来给我取暖~”


       minho大张着两条胳膊,痞痞地笑着,让thomas都忍不住想用手指去戳他那可爱的酒窝~


      把东西整理好后,thomas转过身再次检查了下minho的眼睛,没有外伤,但他还是不放心……

      他轻轻碰触minho眼睛的周边肌肉。


    “疼吗?”

    “一点都不疼,这一路上你已经问过我很多遍了……我没事的~thomas~真的……”

    “……可是我害怕啊……你这混蛋……”


      minho想说点什么安慰的话,但thomas突然吻住了他……


   “别再说什么安慰我的话,接下来我会一刻都不离地守着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  minho想着,他喜欢这句情话~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thomas将背包团起来垫到minho的背后,然后脱下自己的外套,并转身移到minho两腿间坐下,侧身窝到他的怀里,然后再将外套盖在俩人的身上。速度快得minho都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……


   “你这样半靠着墙可难受?不行就躺下来吧?”thomas微微挪动着调整姿势。

   “嗯,这样就可以~” 


       minho曲起双腿,双手环绕过thomas的上身,拉紧盖在俩人身上的外套,低头蹭了蹭靠在他颈窝的那颗柔软的脑袋……


       minho觉得心里暖暖的,只是这样的依偎就让他觉得自己是这个糟糕的末世中最幸运的人。


       minho微低下头,在thomas的额角和耳垂间轻轻厮磨着,留下密密麻麻的温柔的亲吻。偶尔吮吸到那些如巧克力碎屑般的可爱小痣时,可能是有些痒,他就会感觉到thomas嗤笑时喷在他锁骨上的气息,还有那像是撒娇般的呻吟。

      紧抱着那笑得直颤的单薄身体,这样的thomas让他恨不得将其拆解入腹,藏在自己的血肉里,与自己融为一体。


    “我想要你,tommy……现在……”




tbc

____________


咦?我好像卡肉了?

_(:з)∠)_(……逃……)



评论(4)

热度(25)

  1. 诸葛子瑜lusanda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Thominho的地图室